色护士99

 色护士99

中商惠民入选“2020年度新经济产业独角兽企业100强”

2020-12-23


  独角兽之争,就是科技教育之争  

8月4日,新京报刊登的一则名为《北京独揽40%独角兽成第一城》的文章显示,在其统计的248家独角兽企业中,北京不仅独占97家,并且“量价齐高”。成为名副其实的独角兽第一城。

独角兽企业的数量与实力,正是衡量一个城市经济活力的重要指标。据统计,当下我国独角兽企业主要集中在经济活跃的东部沿海地区,北京、上海、深圳、杭州这四座城市更是聚集了全国八成的独角兽企业,一线城市仍是独角兽企业最集中的地区。值得注意的是,近几年来,成都、天津、重庆、青岛、南京、武汉等新一线城市的独角兽开始慢慢崛起,实力不容小觑。

作为新经济的风向标,独角兽企业的发育情况与当地的营商环境以及科技研发投入和高等教育水平等因素息息相关。以独角兽企业冠军北京为例,《2019年全国科技经费投入统计公报》显示,仅北京一城的研究与试验发展(R&D)经费就高达22143.6亿元,仅低于广州与江苏两个省,而R&D经费投入强度更是达到6.31%,大幅领先其他地区。某种程度上看,独角兽之争,就是各大城市的科技教育之争。

 超级独角兽与上市潮 

在中国新经济独角兽企业TOP100中,电子商务、交通出行、教育科技、金融科技、人工智能的出镜率最高,占比最重,也是超级独角兽的聚居地。据统计,以蚂蚁集团、字节跳动、滴滴为首的9家超级独角兽估值近2万元,占比超过50%。以A股上市公司的市值来衡量的话,这些超级独角兽已经超过95%的上市公司。这不禁会让人思考这些迟迟没有上市的独角兽与超级独角兽们最后究竟会花落谁家?

2020 年的一级市场有点难,也有点喜。难在募资,喜在 IPO 数量大涨。2020 年中国公司的IPO群像,也有点特别。一边是京东、网易等在海外上市多年的巨头纷纷在 A 股或港股二次上市,拥抱祖国;另一边是许多公司纷纷扎堆涌进科创板,不断创造市值奇迹。此外,面对不稳定的中美因素,虽然仍有一部分独角兽赴美上市,但总体数量已大不如前。

中国新经济尤其是TMT公司经历大规模的“流血上市”事件就在不久前的 2018 年,当时连美团点评、小米等国民级的巨头都纷纷破发。没想到在今年疫情却给大家开了个玩笑,全球推行的宽松货币政策侧面利好了金融市场,A股、港股、美股都迎来了牛市,投资者们疯狂把钱砸到股市里,这让本来已经打算流血上市的创始人们纷纷激动起来。所有人都知道,错过这一次,下一次就不知道猴年马月了。2020年,中国的独角兽企业又迎来了一波上市潮。

 最成功的投资机构 

值得注意的是,在诸多独角兽企业的背后,都有着一批熟悉的面孔。红杉资本作为全球最成功的独角兽投资机构,在寻找和投资独角兽方面遥遥领先,全球五分之一的独角兽都拥有红杉资本的投资,超过第二三名腾讯和软银之和,且投资了全球估值最高的前10名中的6家企业。

而在孵化领域,独角兽背后的“巨头”领地也越发明显。据统计,阿里巴巴及旗下云峰基金、蚂蚁集团和菜鸟网络共投出59家独角兽,关联独角兽10家,位居第一。腾讯投出50家独角兽,关联独角兽5家。百度位居第三,投出14家独角兽,关联独角兽5家。京东投资6家独角兽,但关联独角兽达8家。

让人意外的是,在全球独角兽投资机构中,腾讯、阿里都在前十,而谷歌、微软、苹果和Facebook都排不到前面。

 不论承认与否,大家都已经被“战争”包围 

华为、抖音、芯片,如果你关注一下今年发生的大事件就会发现,在难以发生大规模冲突的当下,大国之间的斗争早已成为了企业之间的竞争。

报告显示,2020年全球独角兽企业多达586家,近80%诞生于中国和美国,数量上二者平分秋色。但在估值上,我国独角兽企业估值合计13248.95亿美元,美国独角兽企业估值合计6801.43亿美元,我国的独角兽估值体量约为美国的两倍。在美国,SaaS和人工智能领域独角兽公司最多,其次是电子商务和金融科技。中国以电子商务为主,其次是人工智能和金融科技。

虽然我国独角兽的数量和估值全面超越美国,但通过《2020独角兽企业年度观察报告》可见,我们的独角兽在成长方面出现疲态。在2020年上半年新增的36家独角兽中,估值10亿美元至20亿美元的企业有30家,20亿美元至30亿美元的企业有5家,30亿美元的企业仅有一家。高估值的新增独角兽可谓凤毛麟角。

如果将目光集中在头部独角兽的来源上,中美存在巨大差异。我国头部独角兽企业普遍依靠原有母体的强大生态体系衍生形成。在我国排名前十大独角兽中,充斥着阿里系与腾讯系等互联网巨头的关联企业。尽管这些独角兽的研发和业务体系独立,但其起步发展总离不开母体带来的品牌效应,也少不了初期的资源移植。而美国的独角兽,大多为自主创立形成。从长远看,我国头部独角兽的技术应用创新能力尚与美国独角兽存在不小差距。

不应该只惦记着几捆白菜

“今年以来,美国接连在芯片上制裁中国科技企业,攻克关键技术领域的‘卡脖子’难题,成为举国上下的关切。互联网巨头拥有雄厚的财力、大量的数据资源、领先的数字技术,人们期待巨头们不仅能在商业模式上进行创新,更能承担起推进科技创新的责任。这不仅是为企业发展储蓄技术,也是企业的社会责任之所在。”——《“社区团购”争议背后,是对互联网巨头科技创新的更多期待》

12月11日,人民日报发文评论时下火热的社区团购,奉劝大型互联网公司“别只惦记着几捆白菜、几斤水果的流量”,应该将互联网累积的数据和算法,用于促进创新。可惜的是,互联网创新乏力的状况已经存在了好几年。今年以来很火的互联网公司和产品,其实都不新鲜,而是陈年旧事。

社区团购,因为互联网大公司纷纷入局,在今年下半年火了。不过,这种模式早在2015年就已经出现,2018年,金沙江创投董事总经理朱啸虎就投了长沙的兴盛优选。同年,他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将社区团购称之为互联网的微观创新。至于团购的模式,存在更久。我国第一家团购网站在2010年上线,成立于2011年5月的美团百战余生,如今市值1.7万亿港元。

一个细分行业最头部公司的上市,往往就意味着这个行业已经尘埃落定,即便不是一家独大,也是双雄并立或三足鼎立,而整个互联网行业里最头部的几家超级独角兽都要上市了,也就意味着,旧的故事即将结束,是时候开启新的篇章了。相较于花样层出的商业模式创新,或许人们更加期待互联网巨头们能够承担起推进科技创新的社会责任。

 防止从高处坠落 

对于独角兽企业而言,最好的出路是独立IPO,在二级市场检验其价值;次好的出路是被收购,虽然没有上市那么对成功的仪式感来得强烈,但好歹也算是创业有成;最差的结果就是行业洗牌期来临,独角兽也融不到下一轮融资,或者估值缩水,公司进入衰退期,甚至破产倒闭。

据互联网周刊观察,2020 年就有至少8家曾经的独角兽企业已经面临估值跌落、经营困难、甚至被申请破产、濒临倒闭的风险,包括拜腾汽车、人人车、易果生鲜、比特大陆等。

无论新能源造车,还是比特币,这些项目无一不是近几年来诞生的新风口,资本的疯狂下注造就了一批批独角兽。然而当行业加速洗牌,市场风云变幻,政策从利好走向利空,资本由热血涌入变为理性观望,多方面因素的持续叠加影响下,一个个独角兽轰然倒地。

2014年,“大众创业、万众创新”这八个字第一次出现在达沃斯夏季论坛上,那时候还没有几个人明白这八个字的力量。2019年,全国新增创新创业公司仅1427家,而在双创刚提出的2014和2015年,这个数字都超过了9000。

互联网公司之间的竞争越来越乏味,你有的业务,我也要做,即使可能没有什么成效。公司之间拼价格、员工之间拼时长。当脱颖而出的成本越来越高时,人们纷纷开始“内卷”。在行业风口期加速跑马圈地,在竞争激烈的角斗场上“拼刺刀”,在静默期练好内功。这是独角兽们必经的一场“成人礼”。

 趋于平静 

独角兽,传说角可解毒,血治百病,因而成了贵族和猎人毕生之所求。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根本是由于暗合着某种规律:从兴起到巅峰再到衰落,又一个时代落幕,但总有一些公司能在自我进化中完成历史的跨越。


本文属中商惠民原创,申请文章授权请微信扫描下图二维码,

进入微信公众号“惠民视角”,后台回复“转载”,联系相关运营人员,未经授权不得转载。